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冯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芳华犹在 香远益清——追忆俞致贞先生对我的教导与影响

2017-11-17 14:23:4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冯倩
A-A+

  俞先生走了二十年了,但她的音容笑貌依然活在我心中;她笔下的牡丹依然吐露着芳华;她画的荷花依然飘渺着淡淡的荷香;她纯美的艺术依然影响着一代又一代追求真、善、美热爱艺术的人们。

  我的父亲与俞致贞先生是同事,又有世交之谊,在我童年时父亲就经常带我去俞先生家里作客、玩耍。俞先生家住在天安门广场西边的前细瓦场胡同3号(老门牌),现在是7号。那是一座幽静的四合院,院里种满了鲜花,一进门的影壁墙,古色古香的屋檐、窗棱,院子上空时不时飞过的哨鸽,处处洋溢着老北京世代书香的文人气息。院里住着俞先生的母亲和几个姐妹,俞先生住在南屋。她是一位娴静典雅的艺术家,和蔼可亲,待人热情诚恳,非常喜欢孩子,对我甚为喜爱。

  当我刚能踮起小脚尖,用两只小手扒住画案观看俞先生专心伏案作画时,我就深深地被她的画作所吸引。画面上那美丽的牡丹在她神奇的笔下盛开绽放;那跃然纸上的小鸟、燕子;那振翅欲飞的蜜蜂、蝴蝶,她仿佛是一位神奇的魔术师,在一张白纸上能够描绘出自然界如此美丽的世界。从那时起,小小的心儿就梦想着长大后能够像俞先生一样成为一名女画家,将心中所幻想的和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用画笔表现出来。

  看到我对画画如此着迷,俞先生就对父亲说:“这小姑娘这么喜欢画画,就好好培养她吧!”那时我还是个幼儿园中班的小朋友。俞先生曾先后介绍她的学生:金鸿钧老师(著名工笔花鸟画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史秉有老师(著名工笔花鸟画家,山西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高宗水老师(著名工笔花鸟画家,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教授),在我的幼年、少年、青年时代都教授过我工笔花鸟画。父亲同时还送我到北京市少年宫学习素描、色彩写生等西画的基础,接受全面的美术教育。

 

  俞先生非常关心我的学习,时常向教我画画的老师询问我的情况,父亲也经常带我去向俞先生汇报、请教。俞先生每次都认真地看我画的每一幅画儿,看到我的进步非常高兴地鼓励我,同时指出我的缺点和不足,循循善诱。在我成年后,每当回想起当年的一幕幕情景,心中感慨万分。以俞先生有着这么高成就的大艺术家,能够对我这么一个小女孩画的充满了童稚的画,都这样认真地品评,真是太感人了!俞先生为人谦和与待人真诚的高尚品格,我童年时代就切身感受到了。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的家庭受到了冲击,理由是:父母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全家被下放回祖籍山西农村劳动改造。听说俞先生家也被红卫兵抄家了,父亲非常担心俞先生的安危,多方托人打听俞先生的情况,后听说俞先生在学校被关了一段牛棚,让回家了。俞先生创作的重要的画儿和收藏的极珍贵的藏品,在红卫兵抄家的前夜,由高宗水老师悄悄地带回了京郊老家,直到俞先生平反后,高宗水老师才将这批珍贵的画儿完璧归赵。

  文革中,我曾有一段时间寄居在我的姑奶奶家读中学,住的离俞先生家非常近。听说美院的老师们都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去了,俞先生因为体弱多病留京在校值班。我又找到了俞先生,俞先生看到我长大了,个子也长高了,非常高兴。她仔细地询问了我在山西乡间父母的情况,知他们生活非常困苦,给了我一些粮票和钱让我转交父母贴补家用,我提出继续向俞先生学画儿,俞先生爽快的答应了。

  那是一段非常难得的美好时光。俞先生开始对我进行严格、系统的工笔花鸟画的训练,文革期间的画册及美术资料非常匮乏,俞先生找出未被红卫兵抄走和毁坏的一些画册、宋人册页以及她的原作让我临摹,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中是多么难能可贵啊!俞先生先从白描入手教我,她强调工笔画应以线为造型基础,用线表现形象的质感,强调线的力度、神韵。在先生的指导下,我反复临摹了古人的《白描水仙长卷》、《向日葵》、《菊花》、《各种珍禽鸟类》等白描画稿,全部是双钩。线条的交织穿插,参差错落、虚实相间,每一笔都非常讲究。

  着色是工笔花鸟画的又一基本功,染色时要浓而不滞,淡而不薄,三矾九染,分染、统染、托色等复杂的技法。精妙的晕染能够表现出丰富、细腻、清秀、润泽的不同效果。在俞先生的指导下,我又临摹了多幅宋人册页。俞先生讲:“宋画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高峰,从中能够学习到许多古人绘画技巧的精髓。”先生教的很细、很活,她能够将学生的个性充分发掘出来。

  最开心的莫过于春天牡丹花开时节,我们几个学生跟随俞先生去中山公园写生牡丹。俞先生非常刻苦用功,每年花开,她都要从早到晚在花丛中写生、观察。她说:“每年牡丹花开只有一次,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一生中能来写生牡丹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我们都要珍惜这可贵的写生时间。”她看着那盛开的牡丹,充满了无限的深情。为了能够让我们明白写生的意义,俞先生教我们如何选择适合写生的花头,怎样画叶子的抑仰反转,如何取势、构图,并模仿着舞蹈、京剧的动作,来比喻叶子与花的动态之美。她的写生课讲得极生动有趣。俞先生还要求我们根据写生的画稿,结合从临摹中学习的技法进行创作,她反复地给我们讲解、修改,使我们掌握了基本的创作方法。

  俞先生还要求我们以后有条件了,要多研究历代花鸟画的不同风格,它们之间的变化和联系,是如何继承和发展的,做到真正理解并运用其中。俞先生说:“学习古人的创作经验是为了创新,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导标新二月花。”

  在先生的引导下,我感觉到了工笔画历史的悠久与厚重,先生将我引入了工笔花鸟画真实的妙境,在精神上进入了一个纯美的世界,那时的我决定工笔花鸟画将是我终生去探索、追寻的一个博大精深的世界。

  在与俞先生学画的同时,我还经常去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向金鸿钧老师学习素描、色彩,对我学习花鸟画有很大帮助。

  中学毕业了,我必须去农村插队。恋恋不舍地告别了抚养我几年的姑爷爷、姑奶奶,告别了俞先生,回到了祖籍山西省寿阳县,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村生活。当年村里的墙壁上要画一些宣传画,写一些大标语,村里人听说我会画画就让我来画。县里文化馆干部下乡发现了我会画画,调我到了县文化馆搞宣传。那个年代,基层文化馆的主要工作是配合当时的社会形势,做意识形态方面宣传:画领袖像、写大标语、喊口号。工笔花鸟画是封、资、修的糟粕,不能画。无奈,我只能在业余时间悄悄地画一些,利用回京探亲的时间向俞先生请教。唉!我对工笔画真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随不能至,心向往之。”

  文革后期,俞先生及国内的一些著名老画家被邀请到钓鱼台国宾馆,为中南海紫光阁、人民大会堂、各大宾馆、我国驻外各使领馆,绘制、创作了一批极其珍贵的,堪称千古佳作的巨幅作品。俞先生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非常刻苦、用心的创作。这期间与田世光先生合作《依红理绣》、《玉羽凌霞》,美轮美奂、精彩绝伦;与王淑晖、田世光先生合作《春光烂漫》,富贵典雅、姿容华丽,还画了许多好作品。那一段时间是俞先生创作的高峰,也是她的作品达到最辉煌的时期。我回京探亲,有幸去宾馆观看俞先生和几位大师专心致志地作画过程,从中学习到许多宝贵的创作经验,学习到大师们严谨、认真的创作态度,对我日后的发展在精神上起到了决定性的启迪。

  俞先生青年时代曾师从于非闇、张大千二位大师,她从老师的身上学习到观察事物、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学习到老师的笔墨技巧与审美思想,并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带到自己的创作中,通过写生、师法自然,创造出了个人的风格。

  她的作品既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又能够与大自然中所描绘的对象瞬间所呈现出的生动气息相结合,灵动而富有生命力。给人以清新典雅、纯净秀美、生机盎然的视觉享受。俞先生的画无论在绘画题材和创作内容的选取上,还是章法布局和艺术风格上,或是绘画语言和审美追求上,都呈现出大家风范。

  俞先生年青时身体就很弱,人也非常清瘦,一生中动过几次大手术。但她却以坚强的毅力,克服了许多困难,创作出如此多的传世之作。她的画作至今仍悬挂在人民大会堂,国务院紫光阁,联合国总部等国家重要场馆。她的画被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国元首;被苏州、湖南等地的刺绣厂制作成工艺品销售,深受广大人民的喜爱。

  一九七六年打倒了“四人帮”,我们全家平反回到了北京,我有幸在中央美院国画系学习了几年,这期间我仍经常去俞先生家向她请教。俞先生的身体不好,经常住医院。记得有一年春天,又是牡丹花开时节,我不忘俞先生的教导,起早贪黑去公园写生。一天,我在故宫御花园,用了一整天的时间写生了一棵大牡丹。傍晚,我兴冲冲地赶到俞先生家,希望俞先生为我指点指点。俞先生刚出院,正躺在床上,我不好意思说出口。但俞先生看到我背着画夹子来看她,就主动说:“毛妮儿(我的小名,俞先生一直这样称呼我),把你的写生稿让我看看,我现在病着,不能去写生,但看到你们的写生,就像我也看到了真的牡丹花一样。”我连忙打开画夹,展开画稿请俞先生看。俞先生就在床上给我指导,一边讲一边用红、兰铅笔修改我的画稿,称赞我有了很大进步,鼓励我要继续努力,不要怕吃苦,一定会有成绩的。俞先生因为身体虚弱,额头上已渗出点点汗珠,我赶忙要收起画稿,请俞先生不要讲了,快休息,但俞先生仍坚持给我修改,又讲了创作这幅画儿的设色、构图等方面的意见,方才休息,并留我在她家吃了饭。当我告辞了俞先生,背着画夹走在长安街的路上,五月的春风迎面吹来,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暖意。俞先生的谆谆教诲、对学生的真诚,使我感动万分。

  九十年代初俞先生的身体每况愈下,先后动了几次大手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她一出院回到家里,就有学生上门请教,她仍然不厌其烦、毫无保留地将她所有的知识与技巧对所有学生倾囊相授。直至今日,许多美术院校在教学上仍然沿用着俞先生的教学范稿及俞先生创立的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的教学理论。

  俞先生于一九九五年去世,她一生的艺术成就代表着那个时代的高峰。她的大家风范、她的温良谦和、她刻苦努力、自立自强的高贵品质,是中国知识女性的典范!俞先生影响了我的一生,我终生将她作为前行努力的榜样与楷模!俞先生的艺术和精神就像她的作品一样溢香清远、流芳百世!

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写于北京

  【作者介绍】

  冯倩,女,1953年生于北京。祖籍山西省寿阳县。幼年曾师从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俞致贞、金鸿君、史秉有、高宗水等诸位名家学画。深造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擅长工笔、写意花鸟画。画风清新、秀丽、典雅,富于时代感。在当代中国画坛被认为是卓有成就、实力雄厚的中年女画家。山西省工笔花鸟画会理事。

《春浓》

《飒飒秋风》

《秋塘》

《秋露》

《莲塘深处》

《春艳》

《清纯》

《咏蝶》

《粉妆》

《秋声》

《清露》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冯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